豪门小老婆 > 第二卷:小妈咪 > 我为什么要放过他?

第二卷:小妈咪 - 我为什么要放过他?

所属目录:第二卷:小妈咪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21-12-03
记牌器|咪乐|直播 在国际舞台上,李宁没少做功课。

  “你放他一马吧,他毕竟是你兄弟。”

    深知这个已经说服不了容凌,所以,容飞武迅速往下说道:“他犯了错,那就该受到惩罚。这样,我把他送出国去,让他永远都不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算是惩罚吗?!”容凌嗤笑着转过了身:“在国外吃好的、喝好的,或许能比在国内更加潇洒。你这算是惩罚吗?!”

    “一辈子不能回国,这对他来说,不是最大的惩罚了吗?!”

    “你当他是你们那辈人吗,如此的恋家恋国?!如今多少人出去了,就不再回来的,这个国家还有这个荣幸把”不能归国“当成最大的惩罚吗?!”

    容飞武的脸上,再次闪过狼狈!

    在他面前的可是容凌啊,他那点可笑的理由,怎么可能说服得了他!

    “那你要怎么样,才能放过他?!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放过他?!”容凌转身,讥诮反问。厉目森森,直射容飞武。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他毫不客气。他是来真的,纵然他是他的父亲。

    不想让自己和儿子之间的对谈被别人给知道,免得让别人看了笑话,所以容飞武立刻请求大家出去,让他和容凌单独谈谈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留下。”容凌沉喝:“容起铿的事情,现在不是一个人的事情,大家都得留下,听听结果。”

    看向容飞武,他问:“你要说什么,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冷硬的脸庞,透露着无情。

    容飞武心里百转千回,却只能再次当着大家的面,问容凌:“你想怎么办?!”

    冷怒,是容凌此刻的心境,所以说出的口气,也是硬邦邦的。

    “公事公办!”

    “不把起铿交出去,你提出你的条件!”

    容飞武的口吻也变得硬邦邦的!

    容凌的脸,一下子就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面前的这个老男人,在和他谈条件。他和他之间,到了此时,终于是到了这一步。以谈判的姿态,他和他成为谈判桌上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两个人!

    眸子,深深地暗了下去之后,他微微地深吸了一口气,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不把他交出去,但是,把他送到非洲的赛博坎利矿区,一辈子都呆在那里,然后,双倍赔偿对我公司还有对我家人造成的损失!”

    容飞武立刻倒抽了一口气,脸色变得相当地难看。

    位于非洲的赛博坎利矿区,是亚东买下的一个矿区,主要出产铁矿,所以不像宝石坑那样,没有太多的额外利润可图,也不会有什么富贵的人士前往那里冒险、观光的,所以,那里的生活就非常的单调无聊,几乎天天面对的就是尘土飞扬,还有日复一日的机器开工的嘈杂声。在那里工作的,都是当地的原住民比较多,容家的人,一般都不愿意往那边跑,将那里视为清朝的宁古塔,去了那里,基本上就是去吃苦了,算是被流放也差不多。而且,那个矿区也不是好矿,出场铁矿也是稀稀落落的,只是当初买下了一百年的开采权,所以一直开采着,虽然赚的不多,但到底是有利润的。

    容凌点名让容起铿去了那里,这果真是厌恶他到了极致。纵然是不把他送去坐牢,可是去了那个地方,也是不好受的。尤其,非洲那个地方,各种热带病横行,去了那里,总是要担心被沾惹一些要不得的病。

    容飞武略一想,就不同意。

    “双倍补偿没有问题,但去赛博坎利不行,那里太清苦了,依我看——”

    “只能去那个地方!”容凌冷声打断:“去别的地方,我不放心。你的儿子,你自己心里明白。我是不会给我的对手再来报复我的机会的。我只能容许你把他往那个地方送,否则,就把他交给王大队!”

    容飞武瞪眼,看上去气的不轻。

    “容凌,兄弟之间,不要做的太狠!”

    狠不狠,他心里有数!

    容凌心里不耐,不愿意和这个偏心的老头子多费唇舌。

    “两条路,你自己选。一个去赛博坎利,一个去坐牢!”

    冷硬的口吻,表示他心意已决。

    容飞武富贵一生,临到老了,哪里舍得送儿子去那个鬼地方吃苦。纵然这个儿子也让他一再失望,可到底是他心上肉。

    “你把他打成这个样子——”

    “说出你的选择!”

    容凌耐性告罄。容飞武多一个字的辩解,便让他多一分不耐。

    容飞武几次三番被容凌给堵了话,这心里就火起了,尤其,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这让他这个当父亲的,也太没面子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爸,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,你这样和你爸爸说话,可以吗?!”

    容凌没有任何的辩称,只是深深地看了容飞武一样,冷情的狭眸微微眯了一下,蓦然转身。

    “那就交给王大队!”

    同时,健步如飞!

    那一份决绝,让人心跳如鼓!

    “容凌!”容飞武急喊。

    容凌不理。

    眼瞅着,他几步就要出了这房间,容飞武又恼又燥。

    “算我求你,我这个当爸爸的求你!”

    容凌的脚步只那么顿了一下,却依旧坚定地往外走。

    爸爸?!

    能是吗?!

    他至始至终的行为,让他根本喊不出来那两个字!

    “爸……爸……”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容起铿,生怕被人给忽略一般,急促地叫着一声声地“爸爸”,他才是他容飞武名正言顺的儿子,才是他容飞武无论在何种情况下,都愿意护着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救我……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容凌离门口越近,容起铿的求助就越凄厉,带着显而易见的哭泣。这个男人,已经越来越变得女子气了,动不动就软弱地将眼泪挂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就在容凌抵达了门口,只一步,就可以再转身消失在众人眼前的时候,“扑通”一声,沉闷地响动,让满室的人,都倒抽了一口气。那倒抽气的动作是如此的一致,以致那声音因为齐齐发动而显得高亢了起来。

    容凌的眼皮子,重重地跳了一下,手,微微地紧了,在快要成拳头的时候,又冷冰冰地放开。

    转过身,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容飞武,要看透这个人,看穿这个人,然后让他从实质变成透明,让他成为一个可以让他无视的存在!

    他跪他!

    一个当父亲的,去跪自己的儿子!

    容飞武,你这一跪,或许在你看来,是多么的艰难,可在他看来,是多么的轻松,只是这么双腿一跪,就让他成为了别人眼中的逆子!

    这世上,能有几个当父亲的会去跪自己的儿子的,尤其,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。他跪下之前,可有想过,他这一跪,会给他带来多大的伤害?!可曾想过,他其实也是他的儿子?!可曾清楚,他将他逼到了何等难堪的境地!

    “容凌!”容飞武铁青着脸,喊了他的名字。没说出“求”的字眼,但那僵硬的跪姿,不自然的神态,却已经将那个“求”发挥地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容起铿此时也停止了哭喊,呆愣愣地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把目光投放在了容凌的身上,眼里透露出来的讯息是前所未有的一致,那就是:你爸都这么跪你了,你就顺了你爸的意思吧。

    可他是容凌!

    柔软,是他难得的一面;冷心冷情、铁石心肠,才是他的常态!

    他不会轻易地被胁迫,更不会轻易地屈服!

    父子伦常,他还有所期待的时候,他愿意尊重;可他若是放弃,那伦常便是狗屁!

    “最后问你一次,送他去赛博坎利,还是把他交给王大队?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变了脸,难以置信地看着容凌。就连容飞武,都不可置信地瞪圆了眼。他……他可是给他下跪了啊!这个儿子,难道这心是石头做的?!

    “你不说,我就当你是默认选择了后者!”他继续无情的冷硬。

    容飞武差点被他气的给吐出一口血来,暴突着双眼,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容凌,你非得让我跪着说出求你的话吗?!”

    容凌的回应,则是猛地出拳,“咚——”地一下,深深地砸了木质大门,砸的那厚实的大门,都出了裂缝。大门猛然撞墙,也跟着发出和恐怖的一声!

    大家的心弦一颤,齐齐受惊地看着容凌,只见他那张线条冷厉的脸,布满了极大的怒火,一张脸,阴沉沉的,宛如天崩地裂的世界末日一般。那紧抿的嘴角,凛然地宛如成了一条线。

    他似要爆发,似是被容飞武给逼到了绝地!

    所有人都害怕,害怕他的绝地反攻!

    所以,他收了拳有所动作的时候,所有人的身子都绷紧了。但是,让所有人差点掉出眼球的是,容凌猛然跪地,冲着容飞武,“咚——”地一声,重重地磕了一下头。脑袋砸在地板上的声音,是如此的有力,又是如此的沉重,就宛如一个千斤坠,重重地压在了众人的面前!

    他这一跪,泰山倾覆也不过如此!

    因为他是容凌!

    感觉没有人能承受得住他的跪拜!

    他抬起了头,清冷的目光越过了容飞武,似是面前已经没有了这个人。极为迅速地站了起来之后,他冷然转身,瞬间消失在众人的面前。传到大家耳朵里的,唯有他不带丝毫起伏、冰冷地犹如一块寒冰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送他走,明天之前,别让我看到他!”

    他的决定,没有丝毫的动摇!

    容飞武这么地逼他,只是让他更加决绝罢了。他跪了他,磕头一拜,从此后,恩断义绝!

    他容飞武当初除了贡献一颗小小的种子,对他的成长,又做了什么呢?!在他回归容家之后,诚心接纳了他,扶持了他的,是容三伯。在此过程中,他容飞武做了什么?!唯一做的,便是容起铿败给他之后的接下来几年,没给他添乱罢了。容家或许给了他一个机会,但是他当家主这么些年创下的成绩,早就把他该还的都给还了。这容家,除了容三伯,他谁也不欠,所以,谁也没有这个资格挟恩以报!

    容凌这么一走,这屋子里,顿时鸦雀无声。大家还没有从容凌那一跪的震撼之中反应过来,直至最后容起铿又像是猪被杀一般的哭嚎了一声,大家脸上才有所变化。看向容起铿,这些人当中,十有**,眼里都有些嫌恶。要不是他,何至于让事情闹到这个地步。容凌这一跪带着的深意,很多人都懂了,所以心里恻然、慨叹。

    容飞武也懂了,他在容起铿的哭声嚎出来的时候,才像是如梦初醒一般,全身脱力,一下子间,身子软了下来,跪坐在了自己的腿上。一股冷意,犹如蛇一般地缠绕上了他的心头。他的双眼痴痴的,嘴唇却微微有些发白,两鬓,微微有冷汗冒出。

    “今晚就把容起铿送走吧!”

    容七出了声,得到了大家一致的附和。

    如容凌所说,容起铿再留在国内,指不定会再做出什么事情来。他可以为了一己私利,置容家的整体利益于不顾。凭他曾经当过容家的家主,又凭他的父亲和母亲曾是家主和主母,那他今日可以胆大妄为地偷窃公司机密用于陷害他人,明日就有可能无所顾忌地将机密出卖给别人。也只有像赛博坎利那样的地方,交通不便,人心简单,大家累的每天只有一干完活就倒头就睡、根本就没时间闲聊的地儿,才适合当容起铿的归宿。有限的通讯设备,更是可以截断他的对外作乱。

    其实得说,容凌的决定很对!

    在容凌一跪之后,大家的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再经过容七这么的一分析,更是赞同了把容起铿送到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其实,容凌这也是用心良苦。”容七帮起了容凌:“我想,他心里肯定还是有亚东的,否则,依照他以前的行事手段,今天根本就不会特意知会我们一声,而是会直接越过我们,把这些事都交给警方。他特意把我们都给叫过来,或许只是想看看我们的态度。你看,我们最后还是很容易就劝地他改变了主意。至于执意要把容起铿送到赛博坎利,这里面,应该还有他为亚东的一面,而且,我觉得,他真是做出了很大的让步了,毕竟,他可是容凌啊!”

    “五哥!”容七叹了一口气,上前,强硬地将容飞武从地上给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算了,就把起铿给送走吧,就当是送他过去磨磨心性好了。那个地方苦是苦,但也是锻炼人的好地方。起铿这样,必须得加以管束了,否则,现在还有一个容凌可以让你求情,以后他再犯了一个更大的,你还能向谁求情,还能——还能——”

    容七咬咬牙,冷下心道:“还能让你给人一一下跪去?!就怕到时就算你下跪,也只是徒惹人笑话!”

    容七这异常不客气的话,犹如一道凌厉的冷鞭,甩在容飞武的心上,让他的心猛然一痛的同时,灵台也被刺激地猛然清醒了!

    容七所描述的场面,简直让他想都不敢想!

    所谓“慈母多败儿”,他似乎也走上了这条道!

    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!

    他终于了悟了!

    可——

    想想那带着森森寒气、决绝离开的容凌,他眼里一黯,虚抚心口,轻轻地叹了一口气!

(古默现代言情小说《豪门小老婆》已经更新到我为什么要放过他?,请Ctrl+D收藏本站www.haomenxiaolaopo.net方便下次阅读)
上一章:这是他应得的
百度